“夫标榜林壑,品题酒茗,收藏位置图史、杯铛之属,于世为闲事,于身为长物,而品人者,于此观韵焉,才与情焉。何也?挹古今清华美妙之气于耳、目之前,供我呼吸,罗天地琐杂碎细之物于几席之上,听我指挥,挟日用寒不可衣、饥不可食之器,尊瑜拱璧,享轻千金,以寄我慷慨不平,非有真韵、真才与真情以胜之,其调弗同也。”

----明·文震亨《长物志》


当下,装饰过度、色彩饱和过剩的室内设计环境,给旅宿的过往宾客带来了混乱、驳杂的、泛乏陈腐味道的视觉暴击,在这种胡乱不堪又热闹的表现主义下,创造做不流于世俗、简洁至美的东方美学生活新空间,是中青旅山水酒店集团的设计理想。



为了接近实现这个理想家园,在乐山嘉定坊中青旅山水酒店集团山水S酒店的室内设计当中,中青旅山水酒店集团打破常规的中档精品酒店固有的设计模式,以仁洁至美、简约的设计语言、质朴地传统材质气息的触感设计语言,塑造了这样一个简宜古雅、虚无清淡的现代东方生活美学新范本。这里,以线条的流畅表现自然随意地自我展现,收线干净利落的齐整装饰语言,于琉璃时光中,凸显表现主义另外一番的面貌特质。



步入山水S乐山嘉定坊厅堂,一片简净空灵的领域小天地,是柔和致美的面料触感,糅合包豪斯简明使用的现代主义设计风格,毫无赘饰。接待区的左右高挑的落地玻璃幕墙,由外借景向内,光与线、与影在手掌不断地流走,一种来自静谧而无垠广阔的空间感悄然生发,自然与灵魂得以展开一场细腻而自在的对话。



转过大厅,由接待台转山而进,就是花园角门。抹过木香棚,两边竹墙梅影,竹墙里面三间小卷棚,前后帘栊掩映,四面花竹阴森,周围摆设珍禽异兽,瑶草琪花,各极其盛,在轻洒而斜地光影之下,伴随着自然鸣叫声乐,打破了空间视觉基调地块面。空间四合上下左右八方盈盈飘动,微醺的简宜古雅情调,触动着感官者的视觉印象。



随着接待区右侧进入,是空间富蕴东方简朴哲学智慧地枯山水区域所在。空间集合着炽烈地繁华点缀元素,纵横交错地线条与范制地组合,呈现出一个欲乱还齐,简明敞亮地洁净天地。抽象的枯山水装置艺术,步于中庭,似云林清秘,高梧古石,一几一榻,让人想见其风致,真令身骨具冷。即使简约,却能让人感觉到神情具爽的山居风范,碰触出空间的广度。



家具造型呼应空间设计主题要旨,简净明快地建筑体量几何线条感,纯简灰、庄重修理的纯木材修理文理、极简色调,与通透的理石台面、黑色的静穆搭配,呈现一种坚硬与柔软并存、光洁与粗重并呈的纯色至美文人情趣地插画艺术在崇尚清雅脱俗地哲学与审美思想映照下,四季交替,植物式样,颜色驳杂交叉成为一个“相互适宜“的有机整体,天然几则,编织出空灵朴拙的安静感与美。



简朴的木质,素净的器物,黑白灰的简素清雅,这一修竹茂林,怪石玲珑,不染尘世地幽静之地,清居地心境,也会在不经意间翩然而至。至于有的精洁雅素,一涉绚丽,便何如素雅淡泊的心境,偏偏月下相逢,直至幽人眠云梦月的风致。